欢迎访问V越野
客服热线: -

V越野

【巴图鲁关东越野•关门山壹佰 】人生首百-没被关门的关门山壹佰越野赛 [复制链接]

V越野 514 1
V越野
话题: 56
回复: 77
楼主

作者:小D



前言

距离 巴图 鲁·关门山100KM越野赛结束已经过去了好几天,战场上内心的厮杀声也已经渐渐远去,只有隐隐作痛的大腿和热火朝天的群聊在提醒着我:几天前,我还在关门山里苦战煎熬着。


总习惯在一段旅行完成之后,写一写游记,记录自己当时的心情,也给以后留下些许的回忆,满满的仪式感,只是无奈水平有限,每次都把游记写成了流水账。


赛前信誓旦旦的表示要好好记录下自己的首百越野赛,一定要华丽炫彩的,嗯。那种决心不亚于高考前要把语文作文写到60分一样,但是看了好多大神的赛记之后,突然觉得自己黔驴技穷了。还是乖乖的记个流水账好了,毕竟这种风格我轻车熟路。


结缘关门山

年初的时候,不记得在哪里看到了巴图鲁关门山越野的推广,参加了在北京的推介会,才知道了这个赛事。看到了吸引人的奖牌,考虑到便利的交通,便果断的报了名。


本来首百是献给今年的TNF100 北京 站的,因为大雨,组委会取消了100km组别的比赛。


就这样,首百定在了关门山,缘,妙不可言。


个人介绍

2012年下半年开始徒步登山
2016年开始“规律性”跑步
2017年年底入坑越野

大大小小的比赛参加过几场:半马跑了5场,PB130;全马跑了4场,PB347;2017凯乐石 莫干山 60km组别,9小时29分钟完赛,2018TNF100 北京 站25km组别,2小时47分钟完赛。

因此,关门山越野是我的第三场越野赛,也是首百。


赛前

年前的时候,内心坚定地要冬训,打算郑开马拉松PB330,怕冷的我,还是选择了暖暖的被窝,结果郑开马拉松跑崩了,以349的成绩惨淡收场。


赛后,距离TNF100还有一个月,心想:我要把跑量提上去,我要练核心力量,争取一个月瘦5斤,首百15小时完赛。当然,这个盲目的自信来自于何处我也不是很清楚。没错,我还是被“懒”打败了,好在100km组别取消了,不然结果就很难看了。即使如此,苍天也没放过偷懒的人,改组25km,跑到距离终点2km的时候,大腿抽筋,果然。


TNF100之后,距离关门山越野还有一个月,我又坚定地给自己说:这回真的要认真准备了,推介会上就听说赛道很虐,又是首百,千万不能放羊大意。然而,各种理由和借口都无法遮盖“懒”的事实。直到比赛前一天,我仍旧是个月跑量只有30km的跑渣。间歇跑是啥?LSD是啥?不存在的!核心力量是什么?没有的!健身房?没进过啊!只在赛前半个月的时候,临时抱佛脚的在香山拉练了一下,就是以这样的状态,我开开心心的踏上了前往关门山的旅行,竟然毫无惧意……


赛前乘坐组委会的大巴到达小市,在大神李哥的指引下领取了参赛包,并参加了技术说明会,除了抽奖环节比较令人激动(那当然,Garmin手表谁不喜欢呢)之外,就是主持人念叨的这句话了。


当时并没有很在意,只是觉得主持人蛮逗乐的,万万没想到……是的,主持人的这句话一点儿毛病都没有,详情如何,见后面分解。


技术说明会之后,跟着李哥和一帮大神吃晚饭,当听说我关门山是首百的时候,有人赞许了我的勇气,这让我多少有些忐忑。作为越野小白,我并不认识桌上的一众大神,包括后来的男子50km组冠军和女子100km组冠军。大神们赛前严谨而低调,相比之下,我大吃大喝的形象倒是很符合新人的身份,羊汤还真是不错,羊排羊血都很美味,对得起路边那一张张羊皮。



不知道是白天太热缺水,还是羊汤火气太大,两碗羊汤下肚,鼻血就流出来了,大神们面前好尴尬,哈哈哈哈哈。


由于第二天四点之前就要起床,大家抓紧吃了饭就散了,饭后买了些水果就回酒店整理装备了,不提。


比赛进行时

一夜睡眠还算可以,不到四点就醒了,收拾好装备,下楼吃完早餐,乘坐组委会的摆渡车去起点。车上大神们有的闭目养神,有的谈笑风生,而我对于即将开始的首百则有些忐忑不安,毕竟前两场越野赛,我都是在25km左右抽筋的。


即便如此,我还是定下了跑进精英时间拿玉扳指的目标,心想: 莫干山的比赛,在腿抽筋的状态下还能跑进10小时,慢一点儿的话,100km跑进20个小时,还是可以的。


原计划:路跑配速6min/KM,爬升与下降的海拔距离按照20min/KM的配速行走,CP7为换装点,停留休整15min,CP7之后的路程,体力下降,天黑路难,相同的距离与爬升,时间比之前多50%,按照计划,19h完赛,嗯,妥妥的。


早晨五点的关门山,有些凉意,远处的山顶上云雾缭绕。很多选手都在拍照、热身、存包,我默默的蹦蹦跳跳,随便拉伸一下,看别人都嘘寒问暖的热烈交流着,一个人难免有些孤单。


看了一眼手机,还有半小时开跑,就准备进场了。然而,找了一圈没看到检录的地方,差点儿走错进场的方向,有点儿尴尬。心里一边嘀咕着,一边听主持人在台上热场,还遇见了赛前约好在赛道上见的跑友,大家互相鼓励。没有领导讲话,没有集体热身,也没有鸣笛,随着主持人的倒计时,首百就开始了。嗯,关门山果然与众不同,虽然有点儿突兀,倒是很准时。


没拍到起跑视频,对于我这样的完美主义强迫症患者来说,有点儿小遗憾,赶紧拿出手机拍了会儿。绿树成荫,鸟鸣不绝,这样的跑道真不错。


虽然赛前一再告诉自己,按照计划来,不要急躁,别把自己拉劈了,不到30km又要抽筋。可是看到那么多人跑在前面,总不免有些着急,不自觉地步伐快了起来。李哥在旁边提醒我,不要着急,慢慢来,长距离比赛,拼的是后半程,百公里比赛在50km之后才真正开始。于是,强忍着慢了下来,就当热身了。



慢跑了不到两公里,左转经过一个小湖,就开始了第一个爬升,六百多米,台阶路。


跑的慢的后果就是,严重堵车,就跟国庆期间的景区一样,根本快不起来。我的上坡优势也无处施展,只能跟着人流慢慢往上晃荡,和重装爬升的速度差不多,简直急死人。期间见缝插针的超人,不过也是没什么作用。就这样磨磨叽叽的一步一个台阶的往上走,听着旁边大哥大姐叔叔阿姨们在那儿开心的聊天,有的人说去年队友在这个地方就退赛了,我感觉好神奇。


为了给腿省点儿力,看到有栏杆的地方,就用手拽。就这样低头蠕动着,不知过了多久,终于爬到了山顶,松了一口气,心想着下坡可以超车了。


然而现实总是打脸,啪啪响,下山更堵,而且没有超车的机会。 东北的黑土地,湿漉漉的,很滑,路上还有很多乱石,上面有青苔,因此,下山比上山爬台阶还要慢。果然,东北的赛道就像东北人的性格一样,豪放狂野。


一路上就听见选手们的声音此起彼伏,“哎哟,你慢点儿”,“大家安全第一”,“不行就屁降啊”……其实,赛道并没有那么夸张,滑是滑了些,降低重心,手脚并用,没问题的。也许很多人心里害怕,并不敢走,因而,速度特别的慢。再着急也没用,没有其他路可走,只能跟在大部队后面慢慢下降。


虽然有自信应对这样的路况,还是小心为上,毕竟亲眼看到朋友圈点赞之交的某人在我前面摔了三次。快下到底的时候,路况明显好转,开始小跑,与天津的选手聊了两句,一不小心,右脚崴了一下,还好我反应及时,顺势倾斜了一下身体,并没有受伤。差点儿在阴沟里翻船,要是还没到CP1就退赛,那就很尴尬了,赶紧收了心,专注于脚下。


下到底,又是一个小湖,沿着湖边的小峭壁横切,旁边有绳子可以抓着。有些选手比较害怕,走的很慢,找了个机会就超车了。


过了湖边,又是爬升,路相对之前宽一些,趁机继续超车,遇到下坡,一路小跑,终于到了CP1,比计划时间晚了半个多小时。进站吃了根香蕉,喝了两杯可乐就赶紧出站了,前面耽误了太长时间,要努力追回来。


CP1到CP2的距离是10km,前面大约5km是缓慢上升的公路,很适合追赶,我一路小跑,维持配速在6以内,超过不少人。


路上比较困惑的是,没有看到摄影师,要想在赛道上留下好看的照片,眼神要好使,看到摄影师就准备摆pose,最好前后无人入镜。跑了一会儿,拐了个弯儿,远远的看到有位摄影师坐在地上,恰好路边有个豁口,需要下到河边走一段路再回到公路上,位置很不错。我捋了捋头发,振奋了一下精神,故意放慢速度等前面的人跑下公路,见前后无人了,正准备摆姿势的时候,摄影师放下了相机,我感受到了深深的恶意,一首凉凉送给自己……



5km的缓升公路之后,又该上山了,想了半天没记得这儿有摄影师,应该是志愿者用手机拍的,真是辛苦了,感谢。女票嫌我太黑,为了不被晒得更黑,我捂的比较严实,连手套都戴上了。



看到下面的图片,我觉得很有道理,把买了一年还没用过的手杖拿了出来。本来是去年凯乐石 莫干山要用的,不知道需要托运,被留在了机场,所以一直也没机会用。



一路上不少这样的牌子,让人觉得很好玩儿。爬坡的时候,行进速度相对较慢,还是有时间拿出手机拍几张照片的。


CP1到CP2有七百多米的爬升,艰难的爬升之后,是较为平坦的山顶,环境真的不错,很舒服。


行进到一个岔路口,三五个人不知道该往哪儿走了,有些路标还是往年的,指往了不同的方向,有些人拿出手机导航看路线图,也不是很确定。我凭借多年的徒步经验,觉得应该继续往上爬,于是先行一步,快速爬坡探路。果然,在上方几十米的地方看到了不太明显的路标,告知后面的人之后,继续赶路了。

关门山的虐,不仅在于路况复杂,还在于急升陡降。一阵爬升到顶之后,就是很陡的下坡路,依旧是湿漉漉的黑土地,还有乱石,让人不敢冒险,万一摔到石头上,伤了骨头,基本就退赛了。所以,还是十分的小心,充分利用地势条件,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,尽可能的快一些。



下到一个小瀑布的地方,就是CP2了,由于补给只能靠人工搬运进来,所以比较简单一些。志愿者们热情的帮忙给软水壶灌水,吃了几口葡萄干和坚果,塞了根香蕉,就继续赶路了。看了一眼时间,依旧比原计划晚了半个多小时,好在还有追补的希望。过了CP2,需要爬上小瀑布,沿着山沟走。


CP2到CP3只有4km的距离,四百米的爬升,沿着山沟走一段距离就继续爬坡了。爬坡的时候就要保持节奏,不能停,慢慢的就不断的超车了。前面的选手听到我在后面走,主动让路给我,还是很感谢的。路上遇到了赛前约定一起走的有缘人,让人感觉有种意外惊喜,无奈节奏不一样,无法一起同行,甚是遗憾。刚没走几步,听到旁边给我让路的选手开心的喊道:“哎(aí),0058!”我正纳闷的时候,那位哥们说:“我是买你大巴车座位的那位。”哈哈哈,真的是:缘,妙不可言。


快到山顶的时候,看到一片小红花,赶紧拿出手机拍照。又走几步,一片粉色花团印入眼帘,刚收起来的手机懒的再拿出来了。有位选手还问我是不是某种国家保护植物,我只能回答不知道,毕竟不认识。


过了山顶,刚下降没几分钟,又来到一个岔路口,未见路标。后面跟上来一位选手,问我怎么走,我无奈的摇了摇头。这个时候,左侧下坡路竟然有人往上爬,问了之后才知道,他往下跑了几十米都没看到路标,所以想回来看看右侧的路。我判断了一下,觉得左侧应该是正确的方向,于是和另一位选手一起下去探路,跑下去一百多米才看到不太明显的路标。通知后面的选手之后,继续赶路,这段下坡路的路况很好,跑起来配速都能到5以内。


穿过小树林,来到了一片松树林,跑起来很舒服,可惜面积不够大,没一会儿就出去了。

绕进村子里,一股熟悉的味道冲进鼻子里,嗯,鸡屎。果然,旁边蹲着好几只大公鸡,我的眼里浮现了一大盘辣子鸡。咽了咽口水,跟在前面的选手沿着机耕路,一路小跑,应该离CP3不远了。按照技术说明会上的介绍,这段路是机耕路与公路的结合,适合追赶,但是很晒,因为路上没有任何遮挡物。没过多久,转个弯儿,就看到了CP3,志愿者们很热情。


志愿者很周到,看到我拿手机拍视频,还主动帮我拍照,在此谢过。


看了一下时间,已经比原计划落后了一个小时,简单的补给之后,就赶紧出发了,这路况适合把落后的时间追回来。


由于是机耕路,有车驶过就漫天黄土,头巾还是有点儿作用的。真的是毫无遮掩的暴晒路段,好在防护比较严实,一眼望去,前后无人,这个时候不能犯懒,一定要跑起来。就这样维持着5左右的配速,一路小跑着,偶尔会闻到一股臭味,不经意间,感觉错过了躺在路上的什么东西。特意退回去看个清楚,就看到了被车碾死的小蛇。赛前的技术说明会上,有人问赛道上会不会遇到蛇,赛事总监说有蛇,但是一般遇不到。这不,让我遇到了,虽然只是尸体。

机耕路的尽头就是村子里的公路,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在走着,我继续保持小跑。路过一个小狗窝,有一只阿黄在里面躺着,本来想拿出手机拍照并写到赛记里面的,配文“谁说累的跟狗一样,狗明明这么悠闲”,无奈当时确实累的跟狗一样,就放弃了拍照的想法。


暴晒的路段,加上炎热的天气,真的让人很疲惫。绕出村子,路过高架桥,穿过温泉山庄,就来到了河边。看到有两位选手正在泡脚,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决定脱鞋泡脚,毕竟长距离比赛不在乎这几分钟。水很凉,冰的特别舒服,简直不要太享受,但是不能长时间浸泡,时间长了会有刺痛感。往膝盖上拍了点儿凉水,感觉差不多了,就把脚拿了出来晾干穿鞋,继续赶路。


到CP4之前有大概三百米的爬升,脚泡舒服了,感觉身体也有劲儿了。路过临时补给点,吃了根黄瓜,一小撮人开始爬山。不求快,但求节奏好,不知不觉就到了山顶,下山继续一路小跑,便来到了CP4。彼时,正值正午,又热又渴,看到了西瓜,简直看到了救命神器,四块儿西瓜下肚,满足得很。

看到别人吃羊肉串喝啤酒,馋的不行,无奈实在没有胃口吃。有的选手在喝绿豆粥,想来一碗,被告知已经没有了,来的晚,啥都赶不上。必须吃点儿咸的才行,强忍着吃了一串烤豆皮,塞了两口干果,灌了两杯可乐下肚,就准备出站了,比原计划晚了近一个半小时,不能在补给点耽误太久。

沿着公路行进几百米后右转上山,看到路边有人在拉伸,询问得知其大腿抽筋了,鼓励之后继续赶路。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后来结伴完成后半程的赵哥。


彼时,已经过了30km,按理来说,大腿该有反应了。真的是经不住念叨,正嘀咕着,大腿就有抽筋的迹象。赶紧停下脚步,磕了两粒盐丸,按摩了一下,从起点一路背着的两包能量胶和一包盐丸,竟然都还没用上。


后面的爬升腿部不敢发力了,完全靠着两根手杖往上挪动,路上有三五人同行,前后相差不过十米。走走停停,都不愿意在前面领头走,看得出来,大家身体都很疲惫,也许是因为天气实在太热了。有位50km选手看到我们这样,说:“你们100km选手可不能和我50km的一样走啊。”我苦笑了一下:“实在走不动啊,大腿处在抽筋的边缘。”旁边的哥们儿点了点头:“我也是,腿上不敢使劲儿。”


就这样一步一步的走着,每走几十米就要歇一会儿,简直龟速。盼望着,盼望着,山顶终于到了,有一段山脊上的平路,身边之前说腿也要抽筋的那位哥们儿拔腿就跑。另外一位选手说:看来还是有劲儿啊……”我也尝试着跑了会儿,发现还是可以的,只是不能太快。就这样保持着节奏,一路下山,绕过村庄,又见小河。有位选手在洗头,又热又晒,我也用手捧水把头淋湿了,简直不要太爽。


绕过一片乱石滩,又是上升,我已经不记得具体的过程了,只记得很煎熬。印象最深的是在耳边不离不弃的苍蝇,又懒得掏风油精涂抹,边走边用手不断的驱赶耳边的苍蝇。越野和登山一样,速度可以慢一些,千万不能总停下来休息,保持住节奏很重要。忍受着炎热的天气和身体的疲惫,心中后悔自己参加100km的组别,真的太煎熬了,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,到了山顶。看到下坡路,小跑下山,横切的平路和下坡路真的是救命稻草啊。


不知不觉,到了CP5,传说中的羊汤补给站,很多选手在这里休息。又热又渴,进站依旧是几块西瓜,几杯可乐,之后再去觊觎大锅里的羊汤。


木柴炖的羊汤,味道很不错,泡上半个花卷,美美的。刚进站的时候,西瓜吃太猛了,羊汤和花卷反而吃不下了,但是又不能浪费这么好的东西,硬是强忍着全部塞进了肚子里。吃完之后,才想起来,之前看到过很多人说去年的 崇礼 越野赛上,许多选手吃了西瓜和羊汤之后闹肚子,隐隐感到不安。

之前在我前面下坡的选手已经出站继续奔跑了,看了一眼时间,比计划落后了将近俩小时了,追起来貌似很困难了,但是想想后面还有很长的路,还是抱有些许希望的。灌满软水壶,又坐了几分钟,正准备要走,CP4出站后抽筋的选手过来了,也就是之后一直结伴而行的赵哥。他看了我一眼,说不着急,待几分钟咱们一起走,我觉得结伴是个好的选择,便等赵哥给水壶装满水之后一起出发了。


CP5吃喝不少,有饱腹感,赵哥也建议先走一段时间,给胃一些消化的时间。我们就这样边走边聊了,好在速度相近,走起来轻松而愉快。谈起关门山,赵哥说这已经是他连续第三年参加了,貌似今年状态不是很好,比之前环 四姑娘山 和高黎贡还要累。我倒是还好,CP5出来之后已经没有了要抽筋的感觉,身体状态还不错 ,这个时候已经完成将近40km了。


就这样边走边聊,来到了爬坡的起点,在身体疲惫的时候来个五百多的爬升,还是很绝望的。抬头看前面,遥遥无期,深吸一口气,开爬!还是要保持节奏,每隔几十米休息十几秒,一步一步的往上走,这个时候遇到这样的牌子,心情很复杂,怎么说呢......嗯,牌子放的很是地方。


爬坡很绝望也就算了,下坡竟然更绝望,感受一下下坡的路况。


没错,下坡是沿着溪水走山沟,根本跑不起来,乱石滩,上面还长满了青苔。一个不小心,就会滑倒或者崴脚,还要翻越倒下的树干。这种路段,不求速度,安全第一。路过一位受伤的选手,貌似是大腿受伤了,我们走起来更加小心了,还好有几年徒步的经历,这种路段应对起来还不算费力。之前还担心西瓜与羊汤的组合会闹肚子,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,肚子咕噜咕噜的响几次就没什么反应了。


走完这样的路段,来到相对平坦许多的石板路,没走多久就到CP6了。志愿者们很热情,又是帮忙递水又是帮忙灌装水壶的,唯有一句“谢谢”聊表心意。赵哥送了我一袋蛋白粉,冲开喝了之后,不敢做过多停留,塞了几口干果就出发了。


接下来是小 黄山 ,全部都是台阶,四百多米的爬升,将近两千个台阶,真的是走到崩溃。


终于到顶了,自拍来一波,调节一下心情。


爬台阶有多痛苦,无法用语言来表达,只能说:谁来谁知道。有上升自然会有下降,爬台阶难,下台阶更难,依旧是陡降。有些台阶还很窄,放不下一整只脚,扶着铁栏杆慢慢向下走。


下台阶到麻木,不知道过了多久,终于下到底了,逃出生天的感觉。来到了一个小湖,湖边有木栈道,跟着赵哥在木栈道上跑了会儿。到了传说中的牌子面前,如果你服了,可以右转结束战斗,按照50km组别完赛,如果不服,左侧马路继续前行,去CP7换装点。


不远处,50km组别的完赛选手在敲铜锣,庆祝完赛,好生羡慕,而我还有50km要继续。身体疲惫,心里有那么一瞬间想退赛了,脸皮却不允许我这么任性,墙上签了名字,继续前行。赛前还信誓旦旦的要在一年之内完成首百和首个168,真不知道是谁给了自己那么大的勇气,梁静茹嚒?


沿着公路走了不到十分钟就来到了CP7,换装点,有几位选手在吃饭。赵哥要去宾馆里换装备,我觉得鞋和袜子的状态还可以支撑余下的50km,提前放在转运包里的备用装备没有用上。坐在板凳上,喝了两碗鸡汤,吃了几块土豆,我有一个愿望:要是有碗泡面该多好啊……


等赵哥换完装备,收拾包准备出发的时候,CP6之前遇到的那位大腿受伤的选手也到了,在志愿者的帮助下进行了伤情处理,真的是很坚强了。看了一下时间,比计划时间晚了三个半小时,看来玉扳指是没有希望了,只求安全完赛。问了一下志愿者,前面大概有二十个人打卡过去了,包括四名女选手,我们的名次竟然还挺靠前的。有蓝天救援队的队员提醒我们,预报凌晨四点到七点有雷雨,七点之后转为大雨。赶早不赶晚,塞了几个圣女果在包里,拿了半根黄瓜,就出发了,这个时候天已经开始慢慢变暗了。


刚出CP7,依旧是爬台阶,也许是休息了一段时间,体力恢复了一些,这个台阶并没有绝望的感觉。才走出去几百米,看到一位选手在路边,面部表情显得很难受,询问了一下情况,貌似是肠胃不舒服,他还要赶车回去,劝他回换装点退赛后,我们继续赶路了。爬上一个高点,赵哥说这里风景不错,我停下来拍照,让赵哥先行一步。


等我拍完照片,起身去追赵哥的时候,已经听不到手杖碰触台阶的声音了,加快速度追了好几分钟才看到他的身影。这个时候迎面走来一位大叔,赞许我们的勇气,要和我们一起合影,愉快的摆拍之后,继续赶路。没过多久就走到了 盘山 公路上,沿着公路一路缓慢上升,拍的两张照片都虚了,就不上图了。


刚开始的时候,坡度不大,还能小跑,后面坡度变大,就只能走了。这无尽头的 盘山 公路,对心理是很大的考验,过了一道又一道的弯儿,却总也在爬升,八百多米的爬升可不容易啊。黑夜里一个人走这个路,肯定是要崩溃的,周边寂静无声,只有自己的脚步声和喘气声。和赵哥时不时的闲聊几句,解解闷,走着走着看到前面有人出现,却总也追不上。


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,赵哥把头灯拿了出来,这个时候也终于到了顶部,开始下坡了。毕竟是越野赛,一路走也不是那么回事,看到下坡路,我们一路小跑,配速维持在6左右。期间超过了四个人,俩俩结对,看来大家都是结伴而行。为了避免受伤,下坡不宜过快,也许是体力不支的原因,跑了两公里之后,心率爆表,果断停下来改成大步走。


走了没多大会儿,老远就能听到低音炮音箱的声音,动感的旋律,在寂静的山里尤为明显。顺着公路快步下来,就是CP8了,这是个欢快的CP点,热情的志愿者帮忙给水袋装水,还有热乎乎的粥,配上榨菜,很美味。口渴难耐,两杯可乐下肚,很满足。由于要赶路,忘记拍照了,简单的吃吃喝喝之后就出站了。


接下来要爬升四百多米翻一座山,才能到达下一个CP点,距离倒不是很远,不到6km。我们出站之前,有两位选手先我们几分钟出站了,出站的时候后面的几位选手也赶上来打卡了。虽然玉扳指无望了,内心却不认输,安全完赛的前提下,总也想有个好的名次。也许是过了疲劳点,CP8出来后,身体状态很好,一路大步快走,赵哥还很贴心的提醒我不要靠悬崖峭壁的一侧行走,时刻注意安全。


刚出CP8没多远的时候,还能看到后面头灯的亮光,那是后面的选手追上来了。后来,我们按照节奏爬坡一段时间之后,就再也看不到后面的一丝亮光了,果然是爬坡有优势啊。困意袭来,夜里爬坡更容易疲劳,不仅在于身体方面,视线范围内看不到希望,心理上更有失落感。还好两个人结伴同行,可以互相鼓励,更好的是,速度相近。


一路上翻山越岭,对于爬坡的节奏把控已经很有心得了,因此,四百多米的爬升并不在话下,不知不觉就到山顶了。到顶之前就隐约听到有人在说话,上去之后看到之前早我们几分钟出发的那两位选手了,一路下坡赶过去,两人行变成了四人行。下坡照例还是很陡,埋在枯叶下面的乱石和石板路上无处不在的窟窿,都使下坡路增加了不少风险。前面的选手也许不想被追上,即使摔了跤,依旧飞奔下坡。我和赵哥互相提醒脚下的路况,俩人踩进了石板路上不同的窟窿里,都差点儿崴了脚,危险无处不在。本着安全完赛的原则,我们稍稍放慢了速度,过了石板路,就到了村子里。


公路上转个弯,就到了CP9,老板很热情的给我们装水,还有美味的豆腐汤。榨菜配上豆腐汤,甭提有多美味了,连喝了三碗,却忘记了拍照,只留下了花卷的照片。


在这里遇到了前面的那两位选手,看到他们准备出发,我们也赶紧收拾了一下出发了。一行四人来到了公路边上的转弯处,有志愿者从车上下来,说前面三岔路口是爬坡口,不过路标不明显,让我们注意一些。四个人在三岔口找了半天,愣是没找到路标,分散开来往不同的方向探路,才好不容易看到了反光条,内心无fua可说了。


我和赵哥继续发挥爬坡的优势,半个小时左右就把另外两位选手甩在了后面,看不到一丝亮光,果然是百公里越野的竞争在后50km啊……虽然大家不表现的那么明显,心里肯定在暗暗较劲。夜深了,哈欠不断,好在大脑比较清晰,不影响行进,只是注意力有所下降,只顾着脚下了,一不小心头就被树枝划了个包,火辣辣的疼。祸不单行,正在我张着嘴大口换气的时候,一个苍蝇飞进了嘴 巴里 ,卡在嗓子眼上,还好反应及时,赶紧咳了出来。虽然没尝过苍蝇的味道,这个遗憾还是一直保留着吧。


CP9到CP10有五百多米的爬升,却有12km左右的距离,赛道爬升图显示,翻过山之后是一段长距离的缓慢下降。大多时候是相对比较宽阔的机耕路,有时候是在河流里穿梭,路标也是不明显,一不小心还会踩在 水里 湿了鞋。


机耕路是可以跑起来的,半夜里精神不是很好,路上还有很多碎石,最终选择了大步快走,速度维持在5km/h左右。路上还看到有人自驾在路边扎营,帐篷还不少,寂静的夜里,呼噜声此起彼伏。


就这样走啊走,像之前爬台阶一样,几乎麻木了,不知道过了多久,到了一片开阔的河滩。前方有个施工的工地,向右绕过去,远远的看到路边有灯光,那就是CP10了,志愿者们看到了我们的头灯,远远的就和我们打招呼,隔空对喊。


终于到了CP10,据说是有鱼汤的,满怀期待的坐了下来。可惜的是,鱼汤已经凉透了,这个CP点没有电,因此,没有热乎的东西,念叨了一路的泡面当然也是没有的。志愿者说下一个CP点有电,肯定有热乎的东西,我们简单吃了几口,就继续前行了。


到最后一个补给点CP11,只有不到一百米的爬升和5km左右的距离,赵哥提醒说路非常难走,而且容易迷路。刚走出CP10没多远,我就看到远处有闪电,心想:不妙,要下雨。本想拿出手机抓拍闪电来着,大半夜的,还要赶路,就作罢了。


路况真的很差,走在灌木丛里,扎胳膊扎腿,小土包上上下下,还要过河翻墙,要不是赵哥这个老司机带头走,河边乱石滩真的容易走迷路。怎么说呢,正像赛前总监王洋说的那样:关门山本没有路,你们走过了之后就有了路。更气人的是,有时候明明有条小道可以穿过去,跟着路标走,却一脚踩在了沼泽地烂泥里。


这个时候,天空下起了小雨,只能苦中作乐,心里默唱着:绕啊绕,我的骄傲放纵……心中已经不再急切的想看到CP11了,走着走着,一个不经意的抬头就看到了远方的灯光,我想,那就是CP11了吧……志愿者们非常热情,老远看到头灯的亮光就和我们打招呼,隔空喊话问要不要泡面。当我听到“泡面”两个字的时候,感到自己的眼睛在放光,马上回应:要!要!要!志愿者还很贴心的问加不加料,我边走边喊:加!加!加!也许志愿者们心想:等了大半夜,终于有人来了。穿过河流,绕过树林,走上马路,志愿者们一拥而上,我感到有些惶恐。听说泡面管够,我连吃了两桶,赵哥让志愿者帮忙看了一下打卡情况,前面只有十几位选手,后面的CP10有不少选手刚打了卡。


CP11到终点有一千多米的爬升和18.5km的距离,赶早不赶晚,饱餐一顿之后,装满水壶和水袋,就赶紧出发了。努努力,说不准还能跑进前十名呢,首百关门山,没有玉扳指,前十名也是不错的。想到这里,我傻笑了一声,怕被赵哥听到,赶紧捂住了嘴巴。


走了没多久,赵哥示意我停下来,原来是看到了一条蛇,活的哟。


放过了蛇,我们继续赶路,想想就剩最后一座山了,心里十分轻松。完赛肯定没问题了,身体状态也很好,平路上大步走的很舒服。到了爬坡的时候,身体已经预热好了,依旧按照节奏往上爬。爬了没有多久,就感觉起风了,果然是要下雨,不一会儿,雨就下来了。


刚开始的时候,雨还不算太大,不影响行进,后面就越下越大了。还好带了超轻冲锋衣,有备无患,不然就悲剧了。本来就很陡的坡,变得异常难爬,好不容易到了一个小山头,就需要陡降,龟速往下挪。这个时候,手杖发挥了重要的作用,不然的话,下坡就很危险了。过程有多惊心动魄,无法用语言来描述,大雨里也不敢拿出手机拍视频,只能专注于脚下的路。


路上赵哥说,遇到这个天气,组委会估计要停止比赛了,还好出发的早,不然要“被完赛”了。原本我的首百是TNF100 北京 站,后来因为大雨被取消了,首百改成了关门山,又遇到大雨,真的是:缘,妙不可言。大雨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慢慢停了下来,雨后的天气很舒服,这个时候天也亮了,鸟鸣不绝于耳。


山顶上也是容易迷路,走错了两次路,也是浪费了一些时间和体力。路上看到了几次脚打滑留下的痕迹,赵哥分析前面有人,而且离得不远。空山新雨后,气候宜人,毫无困意,按照节奏一路绕来绕去。果然,没多久就看到了一男一女两位选手,女选手喊着:“你们可来了,我们找不到路了。”赵哥说:“跟我走!”然后就在前面带头往上爬,我紧跟其后,走出去没一会儿就看不到那两位选手了。我时不时的向后看几眼,山上的路标还算明显,应该不会再迷路了吧……


关门山的100km组别路线有些路段是重合的,我有点儿懵圈,反正跟着路标跑就是了。山顶上绕了一段时间之后,终于到了下坡路,一路上长长的打滑脚印随处可见,看来是位赶时间的选手。玉扳指早就没了希望,马上就能完赛了,安全第一,我们下坡的时候稳扎稳打。远处公路上发动机的轰鸣声,在告诉我们:终点就快到了。拿出手机,关掉飞行模式,显示有沈阳号码的未接来电,应该是组委会想要通知中止比赛的消息吧。


没几分钟就到了公路上,沿着公路小跑着,快到换装点附近的时候,组委会的车路过,有选手探出头来:“比赛中止了,你们知道嚒?”果然……还好我们没被留在CP11,绕过换装点,马上就到终点了。我建议分开冲线,留下珍贵的照片,毕竟一路上都没看到摄影师。赵哥先行,我等他跑出去一百多米之后才一路跑去冲线,哈哈哈,果然有冲线照。


完赛之后什么感觉?赵哥说,他还能再跑50km,我感觉比跑完全程马拉松还要轻松,下次参加168km妥妥的,嗯,我又膨胀了。精神比较亢奋,终点吃了碗面条,竟然连拉伸都忘记了。来张合影,感谢赵哥一路上的关照,正如赵哥所说“千年求得同配速”。



赛后

完赛奖牌和完赛服秀一波,很漂亮。玉扳指?当然是没有的,来年再战,一定要拿个玉扳指。



最关心的还是成绩,不知道组委会和东软赛客出了什么问题,距离比赛结束已经一周多了,成绩依旧没有统计出来。先贴个查询到的分段成绩,最终成绩以完赛证书为准。当然,多几名少几名的也无所谓了,反正是真正完赛了,反正玉扳指是没有的。

生活回归平静,赛道上的一幕幕却犹在昨天,这也许就是越野赛的魅力吧。要说感想,我说不出来什么,毕竟沉默寡言习惯了,无法滔滔不绝地讲故事,只能说:去感受吧,体验过了你才会懂。


评论请先登录注册
精彩话题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