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V越野
客服热线: -

V越野

【凯乐石崇礼100超级天路越野挑战赛】风雨、暴晒、意外、迷路,什么都不能阻止我完赛 [复制链接]

V越野 532 1
V越野
话题: 56
回复: 77
楼主

在经历了28小时33分54秒后,我终于冲线了,据说名列第17名。


当时心情平静,没有什么激动和泪水,甚至在摄影师要求我摆个pose时,我犹豫了一下,双手举杖,挤出了一丝笑容。后来想,我应该双手举杖,跪倒在地,仰天长啸,以此记念我的首百完赛。

写篇赛记,既作为纪念也作为总结,那是必须的,但总得写出点特色吧。虽然我是个老文字工作者,但写那种文采飞扬的东西确非所长,写那种每个CP点都怎样怎样的流水帐又觉得没意思,思来想去,就按类别写写吧。


我和崇礼100还有点缘分的。我去年就参加了崇礼100的65公里组,但那次因为跑鞋不合脚、感冒未愈以及下坡很渣等等原因,在转枝莲村那个CP点遗憾地退了。当时就决定明年要来复仇,感谢组委会让我今年如愿升级到110K组来复仇。


准备

    年初就准备选场比赛作为自己的首百。恐怕像很多人一样,我也选的是TNF100。选它倒不是因为那句撩人的口号“人生的第一场越野赛”,而是因为TNF的赛道我很熟悉,70%以上的赛道在各种中短距离的比赛中跑过,而且防火道很多,没啥技术难度,你说它是TNF防火道100也可以。在报名并成功中签后,不想我的上半年越野之路竟然三次受挫。

    第一次受挫是4月初的北京三峰连穿,这是为了TNF100进行拉练。今年4月初北京的天气简直奇了。比赛前两天竟然下了场雪。比赛当天虽然天气不错,但北尖、阳台和妙峰山顶都是冰雪,很多地方滑得不行。


为了保险起见,别因为训练赛而耽误正事,我只好放慢速度,结果在绕了一圈(要在三峰绕两圈后下降结束)就在萝芭地被关门了。虽然有点遗憾,但反正也是以训练为目的,就不怎么在意了。


这次比赛最大的收获是见识到了两位大神。先是在涧沟村补给点遇到了李佳佳,并有幸运和他同爬了五分钟的山。本来我在他前面几十米,但人家那速度,登山如走平路,三分钟就追上了我,两分钟之后就不见人影了,叹为观止。后来在从萝芭地下撤到大觉寺时看到了另一大神石胜利,下坡速度也是惊人。


    第二次受挫是6月下旬的崂山100。由于天气原因,今年TNF100的百公里取消,百公里选手可以自行选择其他级别。我当时想改选50公里没啥意思,就改成25公里欢乐跑了。


跑完后就考虑再选哪个当首百呢?打开最酷一搜索,发现当时可选的太少了,崂山这还可以报,就都报了。成功报上后,又为能否完赛感到十分担心。一是崂山100的累计爬升达到6200,相当惊人。而且单次爬升量也很惊人,包括1200米,1400米和900米三次大的爬升。二是今年崂百因上合组织青岛会议的原因而推迟到6月24日,那时青岛的气温得升到30度左右了。


果不其然,比赛当天万里无云,烈日当空。到CP2时就有大批选手因中暑而退赛。我当时也被晒得头昏眼花,在CP2休息了25分钟,思虑再三,决定拼一把。结果拼是拼了,但撑到CP6被关门。崂百虽然失败,但收获也很大,首先是体力和耐力得到很大提升,特别是在完成了1200和1400两个大爬升之后。其次是意识到长距离比赛脚上起水泡是个很严重的问题。


崂百后我两脚起了七八个水泡,相当痛苦。在网上搜索并咨询有经验人士后,入手了两双爱燃烧的五指压缩袜。不过这次崇礼100证明,五指袜有用,但不能完全防止水泡,特别是在雨战的情况下,这是后话,暂且不表。


    第三次受挫是7月7日的爱江山50K凤凰岭夜跑。这次比赛我是为了崇礼100拉练的。那天赛前又是大雨,开赛后小雨。要说今年北京的天气也够奇葩的,雨水特别多。不过,那天我也够奇葩的,到了凤凰岭才想起来没带手杖。我用杖的话爬升也比较渣,不带杖就更渣了。


结果撑到大觉寺决定退赛。当时还有时间,但自我感觉不带杖的话,完成后面从大觉寺到阳台山这1200米左右的爬升太虐了。这次的收获是首次尝试了五指袜,感觉还不错。


    上半年三次受挫,真让我感到霉透了,心里老是憋着一口气出不来。接下来就看八月的崇礼100 了。


意外

今年开赛前貌似一切都不错。气温不出所料地相当宜人,本人身体状况正常,一年来的训练解决了下坡难的技术问题,具有踩屎感的HOKA松糕鞋非常合脚,惟一让我略感担忧的是比赛当天的雨会有多大,会下多长时间。


下雨的好处是温度低,身体消耗小,需水量小,但坏处是赛道难度加大,因滑倒而受伤的机率增加。此时我怎么也没想到,雨不是我这次比赛遇到的最大麻烦,而是下面几个令我哭笑不得的意外。


开赛前五分钟我打开手杖,第一个意外出现了。有根杖的弹簧坏了,导致手杖下面两节无法连接起来。当时我特么急得都要骂出来了。可是我该骂谁呢?头天晚上还正常啊。没办法,只好单杖前进了。


过了CP2在下山过程中,因路滑摔了一跤,身体倒没事,可左手杖一撑地,杖尖上面一小段竟然神奇地折断了。这回我根本骂不出口了。老天要折磨你,你有啥办法?顺其自然吧。仔细看了一下,这没有杖尖的残杖也还凑合能用,总比没有强吧。后来,我就是用这根杖撑到终点的。

我有个习惯,一般先喝胸前两个小水袋的水,撑到补给点,再灌满。尽量不动背后那个大水袋的水,以备急用。这次途中有段路比较长,小水袋的水喝完了,距补给点还有三公里,我就决定喝大水袋的水,此时意外又发生了。我一啜水管,竟然没水!!!不可思议,水呢,水呢?我头都要炸了。


神马情况?赶紧解下越野背包,把水袋拿出来,发现真的没水,我那1.5升水呢?后来仔细一研究发现,水袋底部和吸水管相连处有点漏,在跑动过程中水袋包上下左右晃动会增加漏水的速度。


那么问题来了,此前这么多水漏出来,我为啥没感觉呢?这个其实很简单。此前一直在下雨,背后都是湿的,感觉不出来。这个漏包我该肿么办?扔掉吗?思考再三,后面白天还有两个长距离大爬升,小水袋绝对不够用的。于是决定不扔,装水后用手提着前进,虽然比较费事。


不过,这一手拿残杖、一手提水袋的形象也是独一份吧。在距离终点两公里处有摄像师,恐怕也感觉我的形象比较古怪,就尽量避开了那个水袋包。终点前工作人员对我喊,摆个pose,我下意识地扔掉了水袋包去摆造型,引起一阵哄笑。


最后一个意外是从赛道最后一个CP点万龙八号缆车站下降到终点,志愿者告诉我这段是4公里,下降387米,上升25米。按规定比赛在13:15分结束,我12点出发,心想4公里的下降怎么着75分钟也够了。所以一开始就以还算正常的速度走着,实在跑不起来了。途中有两个65K的选手超我,看到我是110组的,还对我说大神加油。


第一次被人喊大神,还有点得意。走着走着,发现不对。下降了一小段,就转为在山腰处横切,不断地穿过各条雪道。我这才意识到,志愿者的话以及组委会的数据不可靠。因为比赛开始时从起点到万龙八号缆车站是7公里,现在回来从万龙八号缆车站到终点怎么可能才4公里?以我当时的状态,75分钟完成7公里非常困难。


这下我急了,顾不得脚底疼痛,加快了步伐。下到离终点1.5公里处有个摄像师告诉我,110组的比赛延时几小时结束,否则完赛人数太少。这下彻底放松了,因为肯定能完赛了,于是放慢步伐,走完这最后一公里。


 天气

有人说,越野赛就是要让跑者离开“心理舒适区”。没错,天气就是让你离开“心理舒适区”的最佳手段。


这次崇礼100,我遇上了阴雨、大雾、艳阳,心情也由此经历了愉悦、恐惧、沮丧几个轮回。从8月11日上午开赛直到晚上,我们一直都在时断时续的大雨、中雨和小雨中前进。就我个人而言,雨战虽然增加了难度,但相对而言,比暴晒要好,特别是在爬升时。崂百的艳阳天我实在是怕了。


雨后山间必起雾,果不其然,太阳落山后山腰以下大雾弥漫,头灯的亮度受到影响。而此时我正在下降过程中,路标稀疏,两侧不明,前路迷茫,一丝恐惧由然而生。


我倒并不担组委会在这段路上安排个什么技术路段,但崇礼山路的特点是大大小小的石头和路坑特别多,不注意的话很容易崴脚。这荒山野岭的,万一崴脚可就叫天天不应、叫地地不灵了。还好,老天保佑,啥事没有。

12日是个大晴天。过了CP11下水泉村后就要来个大爬升,此时7点左右,太阳刚刚升起,威力还没完全发挥出来。


紧赶慢赶,在8点多点完成此段最艰难的爬升。到CP12转枝莲村时(去年就是在这儿退赛的)大概10点了。此时不能说烈日当空,但也是晒得人有点发蔫。CP12之后是本次赛事最后一个大爬升。


你想想,跑完90多公里,还有一座雄伟的高山横亘眼前,你是什么感觉?沮丧,太沮丧了。这段爬升可以说是全赛程最艰难的,爬的时候就感到太阳在后脖子上烤着。我几乎是走十几米休息一次,尽量找有树荫的地方歇。到山顶之后绕来绕去,绕了好长一段距离,终于看到远处的最后一个SP点了。此时的心情也由沮丧转为激动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迷路

不知道迷路是不是越野赛的高概率事件。反正这次好多人迷路,包括110组的冠军顾冰,据说他迷路耽误了两小时,结果以20小时完赛。本人迷路了两次,都是在同一个赛段。


当时已入夜,先是从一座雾气浓重的高山上下降,志愿者提醒说,沿着机耕道的车辙走,到山底后有个三岔路口向左转。一路上路标稀疏,而路标问题是这次比赛最大的一个槽点。


降了一段后,前面一对选手向我高喊,看不到路标了,是向右转吗?我跑到他们旁边,向四周看了一遍,除了脚下这个标外,确实看不到标了。我们商量了一下,选择直行。直行了一段,发现好像不对,没路了,前面都是大树坑。正犹豫间,同行者接到组委会电话,告知偏离轨迹了,要返回上一个路标处右转下降。


这一来一回,耽误了大概20分钟。回到路标处右转不一会儿,又有几个人正向这边跑来,我们赶紧大喊右转,右转。右转下降了好几分钟,才看到路标。


等下到山底,又跑了一会儿,始终没见到什么三岔路,而且一路上能看到标。等穿过一个村子,发现又没标了。放慢脚步,正犹豫间,组委会来电话,说我走错了,要回到村子大铁门那个路标处等待。等走到那个铁门,有个志愿者带着几个人从左边走过来,说我们都走错了,前面有个三岔口要左转。


我们几个一脸懵逼,过了三岔口了?怎么没看见?为啥这段路都有路标?志愿者解释说,这里是下水泉村,这段是65K组的一段,你们110组要先绕好大一圈,才会绕回来和65K同线。没办法,跟着他走到那个三岔路口。


我们这才发现,这里有一个标布在三岔口偏左方向,但夜里有视差,不仔细看的话,很难发现这个标偏左一点。而无论是向左转还是向右转,一眼望去都看不见第二个标。

实事求是地说,这次组委会布标的确有些问题。应该是每个转弯的路口有一处路标,然后在距离这个标10-15米处再布一个标,或者直接在转弯处放一个指示牌,这样我们就不会走错路了。


另外,有的赛段路标特别稀少。比如在CP9到SP10这段,简直就是平均两公里才一个标。虽然这段路比较简单,没什么岔路,但当时是夜里一两点钟,四周一片漆黑,前方望去一个标没有会让选手心里很害怕的。我往常跑越野是不用轨迹的,这次终于用了,在确定自己没走错后,就坚持走下去了。


跑友

在一场长距离越野赛中,遇不上几个性格特点各异的跑友、没有得到跑友的帮助怎么可能呢?我先遇到的是滑雪哥,因为这个哥们儿每年冬天在这儿滑雪,去年也是110组的选手,所以对万龙这一带的地形很熟悉。


比赛一开始没多久,大家就对赛道怎么走起了分歧,这又是布标不明显惹的祸。大部分人沿轨迹走了,包括我在内剩下的几个在滑雪哥的带领下从雪道直行上到顶再右转。滑雪哥解释说,这么走相对简单,反正也是殊途同归。他说得没错,我们几个竟然是首批到达第一个CP点的。我们从此点出发时,才有几个人跑错路从另一方向上来了。


其后我一直跟着他跑了好长一段时间。直到SP5前我们才分开。说来也巧,这个补给点不打卡,在一个三岔路口向右几百米,而补给完后要原路返回到路口直行。我在路口时正巧碰到一个跑友,他说那个点不打卡,你要不想吃东西就直接左转走人就行了。我立马决定直接左转,而此时我在滑雪哥前面几百米。我估计他去补给点了,此后再没见到他。


左转上升后追上了一个小团体。大家结伴聊天同行,倒也有趣。从上海来的胡子弟明显是个侃爷,而一个满口天津话的小弟说话就像讲相声一样。一聊起来才发现这个小团体有三个70后,我居长,胡子弟比我小两岁,告诉我不打卡的那个兄弟再小两岁。


胡子弟信心十足地说,不用太快,这个速度就可以,反正我们又不站台,不要搞得太疲劳了。我没他这个信心,跟了一段时间后就加速超了。但是后来我走错路了,他又反超了我。我到CP9时他正好出站,两人相差了大概15分钟左右。此后再没见到他,他应该是完赛了。

从SP3岔口出来后不久就发现前面有个外国小弟和一个中国女生同行。开始以为是一对情侣,后来追上时好奇地问了一下,竟然只是朋友关系,那个外国小弟是法国人,汉语相当不错。这对男女实力挺强的,女生当时一直排名女子第四,他们总是比我要快一些。


在我迷路的那个三岔口他们先予我迷路了,我们一起往回返。这一对儿爬升能力很强,他们很快又超了我,等我到达cp9换装点时,发现法国小弟躺在地上休息,显然是退赛了。我不明白为什么,他们坚持下去完赛应该是没问题的。


还有两个跑友值得提一下。从CP2到SP3这一段有个跑友说他筋膜炎有点犯,问我有没药。我毫不犹豫地给了他一粒扶他林,因为我在CP4换装点还有备份。他跑得比我快,后来没见到他,不知完赛没?从cp7到sp8这段有个北京的兄弟膝盖出问题了,上升可以,下降痛苦。


他和我结伴同行了一段时间,往往是爬升时他超我百米,下降时我很快追上,并领他前进。后来我在三岔口跑错路,他在后面倒是没跑错。等我在山顶又追上他时,他说准备弃赛,因为膝盖的伤病让他实在顶不住了。


伤病

作为普通跑者,一场百公里下来一点伤没有大概不可能吧。还好,我没有大的伤病,这里特别感谢爹妈给我了一副特别好的膝盖。


不过,崂百和这次崇礼100证明,我的脚实在容易起水泡。在电脑前写这篇赛记的时候,水泡处还在疼。这次特意穿了五指压缩袜,而且在cp9换装点还备了一双。这是因为白天都在下雨,鞋子里进水,长途奔跑后两个脚底各起了一个大水泡,在脚后跟处也有一个水泡。


不过,五指袜的确防止脚趾起水泡,否则会更痛苦。现在想来,我应该在cp9换鞋。其实我在cp9备了一双鞋。当时我只换了袜子没换鞋,因为想着夜里到第二天白天可能还会下雨,换鞋没啥意义,现在看来是错误的。


后来就没下雨,如果当时换了鞋的话,可能脚底的水泡不会那么大,脚后跟或许没水泡。据说有GOTEX材料做的防水越野鞋,不知效果如何?

 

致谢

一篇赛记写到5600多字是够长了,结束吧。按惯例要感谢一些人和组织。


除了要感谢组委会、志愿者和家人以外,我特别要感谢V越野及其核心成员雷神、牧师、小美。去冬今春,我参加了多次V越野组织的训练,收获很大。


下半年还要坚持参加V越野的训练营和训练赛。


几年来,我坚持健身、路跑和越野,就是坚信我自创的一句名言:你不折磨身体,身体就会折磨你。希望这句话能稍微改变你的生活方式。


最后附上我的小米运动手表的数据,与官方数据相差很大,仅供后来者参考。


评论请先登录注册
精彩话题推荐